账号:
密码:
霸天书 > 其他 > 蜜柑 > 第十二章暴击攻速套装
  魏时移回到家的时候,已经是半小时之后了,他面色不好,浑身都带着一股肃穆之气。他走向正在拖地的阿姨,“慧慧呢?”
  “慧慧小姐上楼休息了。”
  魏时移点点头上了楼,正要开门的时候,他默了默,终是松了门把手去了书房。
  他坐在办公桌前,喝了一杯水,然后打开笔记本开始看邮件。
  半小时后,他揉了揉太阳穴,觉得眼睛有点花,邮件上的文字变成了小蝌蚪到处游,他怎么也抓不住重点。
  在另一个卧室洗了澡才回去。
  慧慧似乎已经睡着了,被子遮盖着她的身体,紧身的绿色旗袍被迭起来,工工整整地放在沙发上。
  他走到慧慧的床边,眯着眼看,才发现慧慧的头发没有拆卸,就连妆也没有卸,嘴唇上的红色竟然比刚刚还要艳丽。
  魏时移皱了皱眉,掀开被子想要抱她去洗漱,然而被子下的风景让他瞳孔骤缩。
  慧慧穿着一身及其暴露的情趣内衣,下身网状丝袜,绕过私处,连接至上身交叉而过悬与脖颈处,包裹住两只乳儿,殷红的乳头从包裹着胸部两片布里镂空突出来。
  该遮的地方一处也没遮住。
  掀开被子的刹那,慧慧也悠悠转醒,她眯着眼,迷糊道:“怎么才回来……”
  声音细如蚊虫,却给了已经受了“内伤”的魏时移一个暴击。
  他喉头滚动,解开皮带,脱去自己的衬衫。
  慧慧看着眼前露出精壮身子的男人,终于清醒过来了,她曲着腿坐起身,男人灼热的目光让她忽然心神害怕
  ,她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。
  下一秒便被魏时移抓住脚拖过来压在身下,“这穿的什么东西?”
  慧慧见他眉头紧皱,忍不住伸手替他抚平眉间的“川”字,“这叫攻速暴击装。”
  “什么?”魏时移愣了一下。
  慧慧解释道:“就是能让你产生性冲动的。”
  魏时移:“……”
  “我姐妹说现在这个很流行。”只要穿了,男人没有不疯的。
  慧慧觉得今晚的魏时移急需这么一个套装,还好之前就买了。
  魏时移将包裹住双乳的布料“ 刺啦”一声撕碎,埋头亲吻起来,慧慧被吻得动情间,听见魏时移道:“下次不要和那个人玩,这都教你的什么东西?”
  慧慧:“……”
  “衣服坏了。”他抬头,眼睛里忽然就湿漉漉的,看得慧慧心中一荡。
  “没事,才叁十块。”
  魏时移低下头继续。
  慧慧被咬痛了,小声道:“轻一点咬,痛……”
  她没有听到魏时移的声音,但胸上咬啮的力道轻了下来。
  “晚点给你打钱,买一箱回来。”
  慧慧:“……”
  抱着她啃了一会儿,魏时移就掏出了性器直接抵在慧慧的穴口,他很有性子,握着自己的那处在细小的缝隙中来回摩挲,慧慧很快被她磨得全身着火,
  她岔开腿,迎合着魏时移,魏时移这个时候倒是沉得住气,怎么都不进去。
  慧慧半睁着眼睛看他,却见他眸子里尽是冷淡,不复刚刚湿漉漉的模样,慧慧心中诧异了一会儿,不由得有点莫名。
  她很少遇到这种时候,于是又玩起了自己的老本行,“嗯~魏少好厉害~”
  魏时移看着她嘴角抽了抽,然后俯下身,“想不想要?”
  男人床上必问问题之一,慧慧连忙点头,“想想想!慧慧都快想死了……”
  魏时移:“……你说话正常点。”
  慧慧嗔了他一眼,在床上怎么正常?
  他亲了慧慧一口,“告诉我,在法国去哪里玩了?”
  慧慧愣了一下,“没怎么出去玩……”
  她刚说完就看见魏时移挑了挑眉,手也伸到她的私处,开始揉捻那颗小核。
  尽管慧慧咬着唇,呻吟还是溢出了喉咙,再这样的“酷刑”下,她终于想起了什么。
  “蔚蓝…海岸线……嗯……”
  魏时移放过了她,扶住自己的性器,将自己送入她的体内,慧慧弓着身子,打算迎接他,却见他强忍着只进去了个头。
  慧慧被磨得不行了了,抬起臀部就要坐进去,被魏时移死死挡住,“魏时移~~~”
  魏时移也忍得很辛苦,依然坚守底线,搞得自己跟个贞洁烈女似的,“继续,见过什么人?”
  慧慧闻言,突然灵台清明起来,知道魏时移到底在问什么。
  “见过程似锦。”
  魏时移猛地抽出自己的性器,慧慧连忙握住,“别,我今天不知道你们要接风的就是他……”
  慧慧委屈,柔弱无骨的手也若有似无的按着魏时移的那处。
  魏时移终于还是又插了进去,“他喜欢你?”
  慧慧困惑地瞥了他一眼,“只见过一面,怎么谈喜不喜欢?”
  看见魏时移那越发黑的脸,连忙改口,“当然不喜欢,他和我要联系方式,我都没给他。”
  慧慧说着从床头拿起手机递给魏时移,魏时移翻看她的联系人,果然没看到程似锦,终于放下心来。
  慧慧趁着他看手机,握住他那处,将自己送过去,“嗯……”
  她提着臀缓缓律动,却看见魏时移皱了眉,他放下手机,抱着慧慧一顿乱插,慧慧一直被他温柔对待,从来没有这么凶狠过,整个人都快被插得像个泥鳅似的,时不时离开床失重一下。
  她的腰痛得……
  “慢…慢……呜呜呜……”
  慧慧大叫着哭喊出来,“别…别那么快,阿姨…唔唔…阿姨会听到。”
  魏时移没有应她,这是重重地捣弄几下,将慧慧丢在床上。
  慧慧摸了摸自己的下体,满是黏腻的液体,还未缓过神来,又被魏时移翻过去,抬起屁股,狠狠的后入。
  “额……”
  魏时移喘着粗气拍打她的臀部在白皙的屁股上留下红色的手印。
  被翻来覆去弄得十分疲累后,魏时移总算纾解了几次,他翻身躺下,白皙的胸口依然剧烈起伏着,慧慧费劲巴拉地转过身,倚靠在他怀里,手上还不忘吃他豆腐。
  魏时移捉住她的手,“还不累?”
  慧慧连忙离开他,“累累累。”
  魏时移侧过身,“不太像。”
  说着又来了几发,慧慧不知道原来一个人可以这么长久,一时之间不知道自己到底亏不亏,临失去意识前,她觉得应该不亏,200万呢。
  再次醒来,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。
  慧慧浑身酸痛,身上满是痕迹,她动了动腿,却觉得自己腿间一片清凉。
  坐起身往自己下身看了看,果然被涂了药膏,是魏时移吗?
  但是昨晚的她太粗鲁了,慧慧想想都觉得心中发怵,原来天底下还有在房事上如此激烈的人。
  慧慧起身穿好睡衣下楼,阿姨已经做好了早餐。
  她坐下喝了一口牛奶,刷着朋友圈,这个朋友圈里大部分都是小姐妹,她们发着最新买的包包,最新泡的男人,慧慧朋友圈上一张照片还是在法国拍的,李凡给她拍的。
  魏时移的评论还在下面:“好看。”
  她忍不住勾勾嘴角。
  再往下滑,看到了钱易的刚刚发的一条,是李歇、钱易和一个女孩儿的合照,似乎是在机场。
  配文:我们的小公主终于回来啦。
  慧慧忍不住挑眉,他们的小公主不是魏时瑶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