账号:
密码:
霸天书 > 都市 > 奶狗变狼狗(高H 1V1 年下) > 男人兴奋的微微地颤抖
  等到他们两个人离游乐园的时候。
  她还觉得自己还在因为那个吻,浑身都有点发颤。
  明明两个人什么事情都做过了,而且就连顶楼...那种地方都做过了。
  但是她就是莫名地觉得有点...害羞。
  因为刚刚那个吻,突然整个人害羞起来,
  她甚至害羞到不敢直接直视陆白的眼睛。
  抱着陆白买给她的布偶,他们拉着手离开游乐园。
  等到走出门口的时候,陆白一把搂过她的肩,
  对着她笑着说:"姐姐...今天我很开心,真的。"
  说完以后,还轻轻的吻了一下她的耳尖。
  "你等一下,这还不是真正的礼物。"
  她将男人推开了一点,翻弄起自己的包包。
  然后将一个信封拿了出来。
  全身莫名的发热,她将信封递给陆白,
  小小声地开口:"这是下一个要去的地方。"
  陆白打开信封看的时候,她害羞到快步地往车子走,
  订的时候明明还挺大胆的,怎么到了现在,就突然整个人都羞涩了起来。
  身后的男人很快就追了上来,她的小手被紧紧握住。
  她可以感觉到,陆白浑身上下散发出的那股急躁。
  一种无法忍耐的急躁感。
  男人看着她的时候,眼神热得几乎可以将她烧起来。
  陆白就这样死死的盯着她,盯到她全身发热,
  然后男人开车时沉默不语,
  浑身上下都散发一股急躁。
  手臂的青筋都爆了出来。
  莫名的,她突然有一点害怕,又有一点后悔。
  现在的她,就像一隻傻傻的小白兔,亲自将自己往狼窝里送。
  而且还是一隻,饿了特别久的狼。
  柜台人员跟她俩人介绍房间的时候,陆白不停地错着自己着食指骨节。
  她害羞的低下了头,她看的出来,
  这是男人不耐烦时才有小动作,陆白现在相当的急,相当的不耐烦。
  急到甚至还拒绝了送行李的服务。
  等到好不容易拿到房卡的时候,男人几乎是用拖的将她拖进房里。
  门一刷卡,行李被丢在一旁的角落,
  男人将她按在门上,二话不说的狠狠地吻了下来。
  吻到她全身发软,唇舌在她的脖颈肩散落。
  大手开始扒着她的衣服,又急,又猛。
  身上的衣物几乎被扯落。
  男人伸进她的裤子里,一把就要将她的内裤往下勾。
  "等...等一下..."
  男人将她压的死紧,她几乎用尽全身的力气才能稍微把陆白推开。
  "阿呵...等不了了姐姐..."陆白失去了平常的自制跟冷静。
  嗓音哑到不能再哑,丝毫不肯退,毫无章法的扒着她的衣服。
  "等等...啊...啊"男人的嘴在她的脖子上猛啃,往她的锁骨而去。
  大手伸进她的穴口,对准肉豆就开始搓揉。
  "第二回再温柔点...姐姐...真等不了..."
  大手奋力的点燃她身上的每一处,
  她可以感觉到陆白浑身上下,都散发出情慾的渴求。
  男人抓住她的小手,往那处硬烫摸。
  "阿...等等...等一下"
  隔着衣服,她都可以感觉到男人兴奋的微微地颤抖。
  唇就这样一点一滴的啃咬着她,
  男人的慾望被完全撩起,
  陆白盯着她的眼神,就像要将她生吞活剥一般。
  男人吻着她的嘴的时候,压制的她几乎挣脱不开。
  她猛力的一推,才终于让男人稍微离她远点。
  "姐姐..."陆白的眼底腥红,就像失去理智一样,随即又要扑了上来。
  她赶紧往旁边一跑。
  其实她也害怕,害怕现在陆白这个状态,
  她是不是还要...把她准备好的礼物拿出来。
  可是她都花那么多力气准备了,还特别花钱订了这个房。
  如果没有把礼物拿出来,就感觉她自己的仪式,好像少了什么一样。
  虽然她现在把礼物拿出来,可能会害死她自己...
  但是左思右想以后,她还是呐呐的说出:
  "那个...玩了一整天...有点脏,我先去洗个澡。"
  男人躁动,但是看着她低着头,终究没说什么。
  然后赶紧将行李厢拖到房间内,翻翻找找以后,用最快的速度去了浴室。
  等到她进了浴室以后,才听到陆白在外面敲门的声音。
  她没有回应,也没有出声,全身热燥。
  许久,才传来男人的声音,陆白低低的说着:
  "姐姐,对不起...是不是吓到你了?"
  她不敢说话,也害羞的...不知道怎么开口。
  "姐姐...下次不会了...我刚一时...太急了,有没有弄痛你?"
  她依然没有说话,她可以感觉的到陆白,就这样,站在门口。
  听着她门后的动静。
  怎么办?她真的好害羞,拍了拍自己的脸,她让自己冷静下来。
  浴室的水刚刚已经被她打开,估计现在陆白,应该真的觉得她在洗澡。
  过了一阵子,她才将浴室的门推开。
  从浴室这里,她可以看到陆白背对着浴室,坐在床边,看起来...
  有一点被抛下的那种味道,显得有点可怜。
  那种有些可怜又惹人怜爱的奶味,一瞬间又跑了出来。
  "姐姐...今天很开心...是我不好,没考虑到你累了一天"
  "待会姐姐帮我切蛋糕吧!等我们吃完蛋糕,就睡了好不好。"
  男人的声音已经恢復了平稳,但陆白的嗓音,失望又落寞。
  就像...一隻被主人摸了头以后,又不陪他玩的小奶狗。
  她盯着陆白的背影,轻轻的笑了出来,原来...男人也会这样啊!
  也会这样嘴硬,明明刚刚就那么想,想到快要爆炸了不是吗?
  所以...他小时候,也是这样子忍下来的是吗?
  偌大的房间,谁都没有说话,两人就这样僵持着。
  陆白的反应,让她的羞涩也一点点的褪去,
  她的男孩阿...明明就那么想要,却还是为了她,生生的隐忍下来。
  等到陆白身上哀怨感越来越重后,许欢才放软了语调。
  "你不要你的礼物了是不是?你转过来..."